心靈雞湯-努力做自己

日期 2010年10月29日   作者 Admin
轉貼   我要評論   尚未評論 評論

我坐在漆黑的臥房地板上。空氣中瀰漫著麝香味,費歐娜.艾波的歌聲清柔地唱著。我不停地哭泣,根本沒注意這一些;我的手腕流淌著鮮血,因為我剛剛用剃刀在上面畫了一刀。
我是個自殘者。

記不清是哪一天我做了這個舉動,高中一年級是我與憂鬱症長久對抗的開始。我從來都不擅於把自己的情感或痛苦用言語表達出來。當我覺得緊張、焦慮、害怕或生氣時,通常會反應過度,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感覺。

剛進入高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很興奮,因為那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戴眼鏡和牙齒矯正器,也可以擺脫以前被貼上的標籤-「怪胎」。

無奈我生性非常害羞,與那些金法碧眼、身材纖瘦的女孩根本無法相較,她們喜歡運動,週末假日跟朋友狂歡。我也想成為那樣的女孩,但是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

於是,我成了被遺棄的人,老跟那些金法碧眼的女孩唱反調。我在天主教學校公然反對天主教義;她們玩曲棍球,我卻加入文學雜誌社;她們把頭髮根部漂白,我卻把頭髮染成紫色。我時常跟那些媽媽口中的「不良分子」在一起,我們抽大麻,也不參加學校的集會。我最好的朋友和我經常躲在停車場抽煙。然而,雖然我跟大家唱反調,把頭髮染成紫色、吸大麻,我卻時常感到臉紅和羞愧。

但是每當夜晚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時,這種痛苦便會向我襲來,讓我無法喘息。所有的羞辱、拒絕、我所做的每件蠢事,都像洪水般翻湧而來。我的腦袋裡一直有個聲音在說:笨蛋、沒用的東西。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說出隱藏在內心的痛苦。

就在那時候,我開始以割腕的方式傷害自己。

一開始,我只是想嘗試看看,也許可以讓自己覺得舒服一點。於是我割了一刀。當我將內心的痛苦傾倒出來,並且懲罰自己時,就可以得到一種解脫,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但是我需要的不是懲罰,而是希望有人明白我在發出無聲的求救。

我從來不會故意把手腕上的傷疤給人看,去引起他人的注意,但還是有人發現了。媽媽帶我去看精神科醫師,吃藥治療。但是我反抗慣了,無法忍受別人指使我該做什麼。割腕已經成了一種癮,我害怕戒掉它,即使藥物可以阻止我這麼做,我也不想要。

我接受了許多醫師的治療,也吃了許多抗憂鬱的藥。我希望自己可以快樂,但我又不願意放下我的苦痛。我只知道如何感到憂鬱和羞恥。而我真正想要的,只是想要變得跟那些纖瘦的、漂亮的金髮碧眼女孩一樣,可這似乎是個達不到的目標。

一年級學期末的時候,情況變得非常糟。最糟糕的是,父母告訴我他們要分居。但那年暑假也是我擺脫憂鬱症的轉捩點。

那個夏天我和男朋友分手,還跟媽媽吵架後割腕。一個月後,我抽大麻被父母逮到,我別無選擇,只好接受一切安排。

接下來的九個月,我接受戒毒治療和集體治療。我終於被迫不再逃避事情,不再用割腕和毒品解決困難。每一次我割腕,我就必須在接受治療時談論此事。這使我漸漸地可以將自己的苦痛用言語表達出來,弄清楚我為什麼這麼做、我做了些什麼。

我立下誓言,我要成為一個嶄新的人。我發誓要了解自己是誰。我的人生有了新的開始。我不敢說百分百滿意現在的自己,但是我深刻了解到,我不能做任何事都靠自己一個人。

我的憂鬱症並未痊癒,但是我已經不再割腕傷害自己。這是長久以來第一次,我感覺一切都比我期望的還要美好。

莉琦.梅森(Lizzy Mason)
 

資料來源:PCHome電子報-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關聯關鍵字: 關鍵字排名



本頁標籤:





轉貼: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發表評論
評論(0)



匿 稱(必填)
E-Mail(必填)
網 址



RSS訂閱

-

近期文章

.
.
.
.
.

-

文章分類

. . .
. . .
. . .
. . .
.

-

近期迴響

.
.
.
.
.

-

Tags

心靈雞湯   電影   明星   四塊糖   生命   幸福   老人   孩子   自己   割腕   自殘者   爸爸   信任   知己知彼   百戰百勝   哥哥   弟弟   海外婚禮   韓國婚禮   關島婚禮   商業   婚紗   e時尚婚紗攝影   婚禮攝影   新娘秘書   勞工   過勞   急救人員證照   屋頂作業主管   起重機   堆高機   環境監測   天車 吊車   壓力   換位   思考      四輸   愛情   價值之漸   意識形態   寬恕   死刑         謊言  

-

友善連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alid CSS!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文章挖哇 版權所有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Top